_2022年7月

@新华路 609 号

board
work
selfie
王雪姣, «风筝»
涤纶布,油彩,2022.4.9
在线的牵引下,风筝自由翱游;在物理原理下,自己制作风筝;在风筝框架里,我们胡涂乱画。相对规则里,你我皆可自由、自趋、自主。公园里,小朋友在放风筝,我在看放风筝的小朋友,小朋友放风筝出现在我的风筝上,放风筝的小朋友在我的风筝上画画,我们一起放飞了共同绘制的风筝...

@新华路 387 号

board
work
selfie
蔡燕, «春日»
干花的组成,2022年6月
押花是将花草脱水压制处理之后,保留原有的色彩和形态,再进行拼贴,粘制成艺术作品。这幅作品中的很多材料来自于疫情封闭在家时,我阳台上种植的花草和小区里面的植物。被错过的那个春天,我想留下她的一些小碎片,让曾经孤独的它们可以重生在这片美好的春日风景里。

@定西路 602 号

board
work
selfie
程韬, «形态与气息»
马克笔,牛皮纸, 2022-07-16
“每次路过家里面的阳台,总是会看到花盆里面的植物。想看总会看到他们,不经意会看到它们,即使在做别的事情,还是会看到它们。久而久之,当我看着它们的时候,我会以看人的气质,那样的方式去细细看待它们。在环境、阳光、水、容器等等各方面条件的培植之下,它们长成了现在目之所见的样子。 它们是植物,却形成了类似于气质的无形氛围。在根茎枝叶花果、外形、气质之中,在这一切有形和无形背后,似乎有一种可以被称之为永恒的气息。
而且通过观察花盆里面的花草、多肉,仙人掌类,我开始留意路旁的树木、花草灌木,会把它们用手机拍下,有时间的时候去看照片。请怀着热爱耐心的对待它们和遇到的所有人,这也是每个人都可以做到并且感到快乐的事情。”

@定西路 710 号

board
work
selfie
郑佶, «吉祥书法与幸福人生»
宣纸、卷轴
大家好,我是郑佶,今年38岁,小时候学过书法,有一定书法基础。我家小区有一年迎新春送福字给小区居民活动,我作为书法志愿者写了些福字给居民,看到大家高兴,我也很开心。这次我创作的这三副书法作品,都有一个吉字,希望这三副作品给大家带来吉祥与好运。

_2022年6月

@新华路 609 号

board
work
selfie
祝伟民, «晨曦»
摄影和文字,2022年6月
封控下的城市街头清晨,少了平日里车水马龙的喧嚣,却也 多了一份难得的恬静,鸟鸣声变得分外嘹亮,仿佛碧蓝的天空下, 俨然已是它们自由雀跃欢呼的世界。

@新华路 387 号

board
work
selfie
张馨至, «我的核酸日»
纸上水粉画,2022年5月
馨子:我想记录2022年特殊又平凡的一天,我们在核酸日做核酸的过程,也想记录小区里的一些人和物。也许有一天我会搬走,以后我想拿出来看看,还能记起他们。

1. 叮咚叮咚志愿者按门铃,轮到我家做核酸;
2. 提前做好的抗原,我是小队长,交给志愿者;
3.我在排队做核酸,后面是我认识的美丽混血小姐妹,注意保持距离哦;
4.扫码测核酸,狗狗可不能做。

画里的人和物我都熟悉,多多狗狗,枇杷树,小木桥,小朋友们,以及所有大白们,因为他们就是小区的叔叔阿姨,还有……妈妈

@定西路 602 号

board
work
selfie
曹再飞, «窗外风景»
菜板油画, 2022-5
本人自2022年3月3号早上起被集中封控在校园里,就开始了隔离生活,3月17号离开校园到工作室拿了些画材回到家中继续隔离,封控期间每天除了画画就是读诗抗“疫”。

生活中除了做核酸和抗原之外就是琢磨着“吃”,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每天亲近厨具,由于封控时间久了画框用完了,就在锅板瓢勺上画。

@定西路 710 号

board
work
selfie
李佳, «无标题»
摄影, 2022年

_2022年3月

@新华路 387 号

board
work
selfie
«小马、兔兔和老虎一家»
摄影和文字
2022年3月
策划 : 罗嘉彧
这个展本来源于一个以兔子一家作为当代家庭生活的观察素材,进行长期照片记录的项目。现实是,在每年5次的记录中,每次仅能捕捉到他们生活的片段,还要额外赠送和小马玩耍的时间。但当他们把这些年各自对家庭成员的创作拿出来的时候,我意识到,展示每位家庭成员眼中的家,说不定会让这个展览更靠近策展初衷。

这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家庭,请大家跟着橱窗继续探索吧!

@新华路 609 号

board
work
selfie
«小马、兔兔和老虎一家»
拼贴画和纸上绘画
2022年3月
策划 : 罗嘉彧

@定西路 602 号

board
work
selfie
«小马、兔兔和老虎一家»
纸上拼贴、绘画和水彩画
2022年3月
策划 : 罗嘉彧

@定西路 710 号

board
work
selfie
«小马、兔兔和老虎一家»
拼贴画和纸上绘画
2022年3月
策划 : 罗嘉彧

_2022年2月

@新华路 609 号

board
work
selfie
裴伴, «未来城市»
水彩画 / 2022年2月

@新华路 387 号

board
work
selfie
祝羽捷, «无标题»
链子和玫瑰花 / 2022年2月

@定西路 602 号

board
work
selfie
罗玲, «演法无畏»
皮纸,绢扇,墨,朱砂 / 2022年2月
十年前差不多也是这个时候见的paul和夏老师,今天又拿着作品来了。
祈安的绢本小狮子守护,草丛中已登极乐的三花猫。它等着它的到来,超度到彼岸。
画中的法华寺与现实中隐迹的法华禅寺。一切是巧合吗?虚拟与现实之间的交错早已存在,元宇宙早已存在。

@定西路 710 号

board
work
selfie
陆彦瑾, 冯舸, «辞旧送往,虎虎生风»
丙烯颜料, 记号笔, 胶水, 卡纸板, 瓦楞纸, 废纸箱) / 2022年2月
风雨送春归,飞雪迎春到。
从河流到山脉,从运动员到赛场,是时候欣赏这些美丽的风景了。
立春在东亚文化中通常意味着春天的开始。北京冬奥会的曝光激发了人们新的思想,让来自世界各地的人们都倍感愉悦。当运动员们的得分达到顶点后,一只可爱的老虎跃入眼帘,向他们问好。多么奇特的欢乐场面啊!橱窗里和橱窗外,这些幸运信封上,通常在中国被称为大猫的老虎们,充满活力和趣味。老虎有时看起来昏昏欲睡,有时看着很滑稽诙谐,有时候看起来像个沙发土豆,有时又像个酷酷的魔术师。总之,这些信封都是 Eva 和 Ge 创作的,表达了对中国传统新年的感谢和祝福。
在阳光的照耀下,鲜花盛开,花粉随风飘散,清风拂面,虎年顺利开启。
Eva是一个在北方生活过的南方女孩。她有着南方女孩的细腻,也有北方女孩的大方。父母从小对她的艺术启蒙不仅是绘画和声乐,还有旅游,看历史建筑,看山川河流。她热爱生活,喜欢挖掘美丽事物本身的内涵。她曾在幼儿园时期于刘海粟美术馆学习儿童画。她认为,孩子在创作艺术作品时,总是可以表现得率直、简单。
冯舸是一名插画师和视觉艺术家,目前工作和生活在上海。在北京服装学院完成本科的学习以后,她进入皇家艺术学院继续研究视觉艺术相关。她的创作往往开始于感受个人与环境的冲突,并将之推向广泛的讨论空间中。创作形式主要涉及版画,艺术书籍和影像。

_2022年1月

@新华路 609 号

board
work
selfie
Mazodier Eric, «识别设计»
纸板、印刷品、亚克力 / 2022年1月
我是一名专业设计师 在移居中国之前,我在法国皮具品牌 Lancel 工作了 10 年。 在过去的 5 年里,我担任了位于上海的南特设计学院中国分部China Studio的主任。 我们教授设计和跨文化硕士学位。 由于国际疫情,工作室不得不停止教学活动。
作为一名设计师,我自我探究工作对日常的影响。 多年来,我在设计活动的同时开始了这个艺术项目。 我现在展出的一个概念是用红白条纹覆盖人类设计和生产的一切。 在黑白摄影中,我保持人类的身体和自然中立。

@新华路 387 号

board
work
selfie
Mazodier Eric, «识别设计»
纸板、印刷品、亚克力 / 2022年1月
可能大家会联想到 Daniel Buren、Dubufet、Sol Lewitt、Christo 或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试验的名为 Razzle Dazzle的伪装技术或许多其他艺术家。 我注意到所有这些相似的外观。
我的灵感主要是欧洲中世纪使用的识别系统,麻风病人和所有边缘人都需要在衣服上穿上一些红白条纹元素从而被识别。

@定西路 602 号

board
work
selfie
Mazodier Eric, «识别设计»
纸板、印刷品、亚克力 / 2022年1月
我们被人类设计的元素所包围,以至于我们不再区分它们。 自然元素有时会从我们的景观中完全消失。 我们很可能甚至完全生活在人类设计的人工环境中。
这个概念不是谴责、反对或诋毁人类生产,而是识别它。 我的概念被命名为“设计识别”。

@定西路 710 号

board
work
selfie
Mazodier Eric, «识别设计»
纸板、印刷品、亚克力 / 2022年1月
艺术是我研究的一部分,以支持我的设计活动。
我将艺术作品视为身份认同,代表和识别。
是否认可由观众决定。

@新华路 609 号

board
work
selfie
KORUM, «虎虎生风»
Marine Calamai 的珊瑚语概念与研究
书法创作 夏意兰,宣纸,2021.12.30
珊瑚群落以其独特的语言祝大家有一个充满活力的一年,虎虎生风。
珊瑚语是珊瑚为与人类交流而开发的一种语言。珊瑚语由最重要的珊瑚物种的基本形状创造组成。它是一种书面和口语语言。珊瑚社区邀请所有练习书法的人都用自己的风格书来写珊瑚字。

@新华路 387 号

board
work
selfie
陈伦修, «金叶迎新年»
银杏叶,卡纸,篆刻,2021.12
金叶的秋天过后,2022年的新年来临了。
在到处都是落叶的地方,我拿起一些像翅膀一样的银杏叶,放在新州的“故宫历法”里,希望能保留过去一年的美丽和难忘。
我偶然在微信的朋友圈里发现了“新华艺术便利专栏”。透过这扇小小的窗户,人们在历史悠久的新华路上展示了不同的珍宝、不同的才能和不同的时尚。
在“新华艺术便利店”的同意下,我决定用我想保留的秋天的颜色--几片银杏叶,再加上以前的几张方形版画,向过去的人们表达2022年“虎年”的美好祝愿。
中国有许多关于老虎的吉祥习语,如“虎叫龙唱”、“虎添翅膀”、“活生生”、“卧虎藏龙”、“活生生”等。因此,他们专门雕刻老虎印章,书法虎字印章和中国剪纸老虎,以带来虎年。
银杏叶特别用不同的语言向国际朋友表达中国新年的问候。
“年安寿一”、“任寿寿”、“寿(飞龙)”、“扎士德”、“田雨谷溪”等银杏上的铭文也表达了对中国老年人长寿和幸福的良好祝愿。
银杏叶也是印有“适合后人(模仿紫禁城印章)”、“猴年(二子)”和“帆”的陪衬,祝我们下一代幸福。
让我们一起迎接2022年的新年。

@定西路 602 号

board
work
selfie
杨啸, «中午到下午两点之间»
白卡纸,墨水, 2021.12
清初哲学家、教育家李塨在《学射录》卷一中写道“練氣之法時常於十數步外或數百步外目視一物必使气达於彼”。
借这次活动的机会我实践一下这种练习方法,每天在同样大小的纸上记录‘中午到下午两点之间’我在展示橱窗附近遇到的一个或远或近的人。

@定西路 710 号

board
work
selfie
徐学峰, «祖母方格毯»
毛线编织, 2020
钩编是一种奇妙的技艺,一根再简单不过的钩针,几团各色的棉线,经过你的手工,会变成美丽而实用的作品。钩编物件是我的爱好,每天乐此不疲地钩编,快乐是主产品,物件是副产品。快乐让人生有趣,物件让生活绚丽。手工不是为了证明什么,发自内心的热爱,会让生活更加美好(一个七旬老人的手工编织)。

_2021年12月

@新华路 609 号

board
work
selfie
小烨子(9岁), «折出多姿多彩的世界», 彩纸、粘土, 2021.12.03
我非常喜欢折纸,在紧张的时候折纸能让我放松,在不高兴时折纸能让我得到安慰,折纸能给我带来快乐。现在我会折好多东西了,还很受小伙伴们的欢迎呢!
至于那朵彩泥花,是我送给意兰阿姨的,她喜欢就把它放到橱窗里啦。

@新华路 387 号

board
work
selfie
周勇, «威廉高地公园», 2017,60x70cm
照片拍摄于2018年德国卡塞尔文献展期间。在离开之前,闲逛在威廉高地公园发现设计了好些人造景观在这座童话都市里,孩子们正在那小心试探和冒险。
--> 周勇的网站 : http://www.zhou-yong.com

@定西路 602 号

board
work
selfie
顾汀汀, «上海90年代»2021.11
《上海90年代》画的是上海80后的童年生活。短发的我和长发的鸥鸥一起走过了属于我们的童年回忆。

@定西路 710 号

board
work
selfie
殷澜, «生活在这超级星球上», 2021
水,石头,沙滩是创作湿拓画的灵感之源;自然的,流动的,独特的是湿拓画给我的惊喜感觉。在被疫情改变当下生活的今天,希望我们不要忘记大家都生活在这超级星球之上,希望作品能给大家带来一些治愈的能量。

@定西路 602 号

board
work
selfie
Danica Hanz 和 Soline Krug, "“接触”(左)“萌”(右)"
2021.11月11日 数位快印 42x30cm
淘宝情话片段
2021年光棍节,有9亿人在淘宝/天猫上购物,产生了840亿美元的交易支出。除了纯粹的商业联系之外,是否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解读淘宝与数以百万计的日常用户之间的关系?从罗兰·巴特的 « 恋人絮语 » 开始,两位淘宝深度用户通过一场阅读表演,诗意地探寻她们与这个应用程序的关系。
文本、图像和表演:Soline Krug 和 Danica Hanz 中文创作翻译:Sophia Liu

@定西路 710 号

board
work
selfie
Danica Hanz 和 Soline Krug, “占有欲”(左),“为什么”(右)
2021.11月11日 数位快印 42x30cm
淘宝情话片段
你手指离去
渴望丢逝的种种
去触摸宇宙
真想要碾碎
我们四肢之上的
幻灭的眼神

注:为欢乐与分享高歌,友谊万岁
--> Danica 的网站 : www.edwige.ch
--> Soline 的网站 : www.solinekrug.com

@新华路 387 号

board
work
selfie
玮玮, «出逃的水果», 2021.10
我在创作水果系列漫画,漫画中出席的猫来源于新华路参与策展的咖啡馆M2F,桃子去的酒吧来源于新华路的crossover,还有幸福集会的书店。创作水果漫画的初衷其实是希望将新华路街区的商铺能与水果结合起来。这个“水果逃逸”系列是我在创作中想到的一些生活中出现过的好玩或者喜欢的事,比如第一幅桃子因为觉得自己桃生太无聊了,有了出走的念头,结果偶遇隔壁的crossover,与冰块一见钟情,变成了桃子味的汽水。第二幅西兰花遇见M2F的猫探长罗恩,罗恩喜欢睡觉也喜欢玩,见到玩滑板的西兰花,一开始非常害怕,到最后可以和西兰花友好地玩耍。第三幅,在幸福集会书店中睡着,就很像我们去图书馆本来想好好学习结果就睡着了。

_november 2021

@新华路 609 号

board
work
selfie
矿泉水, «SOS», 陶土烧制, 2021.04.08
我很喜欢泥土粗糙的质感,充满了不完美和意外,就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有他的不精致和独特的遗憾。

@定西路 710 号

board
work
selfie
毕蓉蓉, 一张城市中的皮肤
---展览"纹样XI-∞"之海报"
, 梭织晴纶线, 2019年6月
这件海报/作品是我为2019年在千高原艺术空间的个展而创作的海报,不同于常规的海报,我采用了一种在个展中使用的媒介—针织,来将这片海报织出来。因此它在海报应有的宣传功能之外,又多了一层意义,它直接展示了我的一种作品媒介。
在新华艺术橱窗的展示中,我选择了这片海报/作品,一方面我当时个展中的元素采集自街头的种种符号,也包括了各个地方的海报中的元素,因此它可以回归给街头,另一方面,我希望通过海报这种形式让人们对它背后的事件产生兴趣与好奇,因此海报边上的二维码包含了当时这个展览的诸多信息。

@新华路 387 号

board
work
selfie
李宥峤(影城长脚), «莫名随笔», 绘画, 2003/01/26
非典时期/北京,西城,白塔寺大杂院的出租屋里 回想当年的自己,可属即意气风发又无忧无虑,是段美好的记忆。

_october 2021

@定西路 602 号

board
work
selfie
Jaime Ekkens, "来自枸杞岛的宝丽来", 2021年春季
我为什么喜欢宝丽来照片:
- 这些照片是独一无二的。
- 惊喜一直在发生,媒介有一种不可预知性。
- 艺术家对这个过程有一种控制力。
- 照片存在于真实世界,而不是手机或硬盘屏幕上的像素。
- 即使照片的结果与你所期望的不完全一样--它们仍然散发着情感和情绪。
这两张特别的宝丽来照片是2021年春天在枸杞岛旅行时拍摄的,一个被重新开垦的自然村庄。我给黑白照片上色,以加强它们背后的历史感。

@新华路 609 号

board
work
selfie
蔯·花艺&设计, «万圣节·给糖不捣蛋🎃», 插花艺术, 2021.10.29

@新华路 387 号

board
work
selfie
得译工作室, «小型应景装饰装置», 灯具装饰, 2021.10.29
万圣节是凯尔特人新年庆祝活动的一个遥远的遗产。它是由爱尔兰人带到美国的,他们曾经把蜡烛放在萝卜里,以纪念带灯笼的杰克的传说,他被判处在地狱和天堂之间永远徘徊。橙色和黑色的颜色来自于墨西哥的亡灵节庆祝活动。因此,商业塑料装饰品是一个非常漫长的全球化跨文化沉淀的结果。

@新华路 609 号

board
work
selfie
汤璇, «秋日地中海», 丙烯画, 2020年10月
在西班牙东南的阿利坎特省Alicante半岛上,有一条延绵200多公里的“白色海岸”,纯洁的白色沙滩,澄澈的湛蓝天空,自然界的绚烂色彩,从小镇眺望大海,很轻易便能找到卡尔佩的象征,“卡尔佩巨岩”。这块从海平面拔地而起的高332米的巨岩,像是一尊守护神,守护着宁静的地中海。
作品灵感来源于九月的Alicante半岛之行,当九月的阳光洒向地中海,巨岩把秋日的阳光穿在身上,浪花在身边雀跃,飞舞的泡泡像一个个小星球,随阳光而变化着,呈现出另一个不一样的世界。

@新华路 387 号

board
work
selfie
王若轩, «第一束鲜花», 纸质和水粉, 2021.10.06
今年8月,轩儿正式开始学画,虽然平时非常爱画画,但正儿八经地想要画好画得出色,是非常不容易的一件事。妈妈只是希望你能一直快乐地画下去,五彩斑斓的色彩里装着你的梦想,快乐且勇敢地走下去……

@定西路 602 号

board
work
selfie
侯欣媛, «8号坠饰», 印刷, 2018
这只八字型的吊坠是一份礼物,也是一件信物。2018 年,在一段艰难的低谷时期,我开 始凭着记忆,速写出一些对我个人十分重要的物件和场景。这些速写起初抚慰了当时的 我,成为我情绪的容器,后来逐渐化身我予以自己的信物。从那时起,每当我看见这些画 面,就能感受到作用于内心的疗愈和安定。如此,艺术于我亦师亦友。她以一种安静和日 常的方式,时时亦处处,赋予我力量。

@710 Dingxi Road

board
work
selfie
西瓜, «猫毛», 2021.10.17
一个多月前,这只猫意外地走进了我的生活,从此我的房间里多了很多物品:猫窝、猫厕所、猫碗、猫粮、猫砂、猫指甲钳、猫玩具...以及除不尽的猫毛和滚轮粘毛器。我每天大概会滚毛3-5次,一次我意外的发现粘毛纸上的图案很美,而且每张都不一样,所以会把好看的保留下来。粘毛纸上粘着的并不只有猫毛,还有我的头发和粉尘,这是我与她共同生活的印记。

@新华路 609 号

board
work
selfie
尤扬, «奶奶的衣服», 2021.9.27, 综合材质
这是我奶奶的⼀件衣服,上海“新美牌”服装厂的⼀件⻓款皮夹克。建国后,为了⽀援内地建设,奶奶和爷爷带着刚出生的⼉女从哈尔滨到了内地城市兰州,参与建厂和生产,度过了⼤半辈子。
到了80、90年代改革开放,辛勤劳作的他们终于可以追求更⾼品质的生活了,外地人到上海一次很 珍贵,无论是出差还是旅游,都会带好看的衣服和内地城市没有的新奇商品回去。这件衣服就是当时爷爷出差到上海买给奶奶的 - ⼀件半⻓的皮夹克啊,在当时的整个家庭的⼀笔⼤开销。所以爷爷奶奶那个时代,他们几乎记得⾃己的每件衣服是花多少钱,在什么地方、场景下购买的。我的大部分衣服是怎么买的,都不记得了,但是我记得这件是我在工作后一次过年回家问奶奶要的,其实并不是觉得好看想要穿,而是作为⼀件珍贵的物品想要拥有。⽽我当时也没有想到,没有几年它就变成了奶奶留给我的一件遗物。
如今我也快要40岁,却对⾃己是谁产⽣了更深的疑惑。我的家庭从爷爷奶奶的⽗母⼀代下关东,到 爷爷⼀代支援大西北,到我的⽗母跟着下海热潮离开兰州去往南方、出国,到我选择离开家人生活在所谓的魔都,我与我的家庭的连接越来越模糊,于是我越来越想搞清楚:我是谁?我来⾃哪里?
毕业后还以为有很多时间,然而我甚⾄都来不及邀请带我⻓大的祖辈来参观我的新生活,他们就老 去逝去了。于是我开始从我家人的经历,和我的身边去寻找和探究。
“新美牌”皮夹克来自上海,我想让离去了的奶奶通过这件衣服跟上海、跟我再产生一次链接。

@新华路 387 号

board
work
selfie
竹西公园茶室剖面图出品建筑, 2018-2020

@定西路 602 号

board
work
selfie
Shelly Conusart, «海底变异(一号)», 黑墨水,书法纸, 33*33厘米, 2021年

@定西路 602 号

board
work
selfie
马文刚, «印象老洋房», 2021.09, 丙烯

@定西路 710 号

board
work
selfie
程露娴, 想象艺术中心学员, 2021.8.18,牛皮纸,油棒